演技+劇情的雙重震撼

看到C級+臉熟的x博士+驚悚題材就買票了,沒想到會收穫那麼多震撼,看完以後很長一段時間沉浸在壓抑的情緒中無法自拔……感覺我也要分裂了
受到了演技和劇情的雙重震撼(笑)。
  在演技方面 男主演技爆發的點太多了
無論是隨著來回切換的鏡頭自如的切換人格 還是每一個人格的登場 強迫症的潔癖
優雅的女人 九歲的孩子 外向領導型的時尚型男……每一個都惟妙惟肖
給電影院帶來了笑點和驚訝點 甚至不用切換鏡頭 直接特寫
都能完全看到他是如何從神態 表情 到動作細節轉變成另一個人格。
簡直難以置信!不知道他拍完需不需要接受心理輔導啊~
  在劇情方面……其實我和一美不熟 也和美劇不熟
完全對這部電影只是抱著一部獨立的驚悚片的期待
所以沒有太懂後面的彩蛋(只能猜出和另一部作品有關?)
還有其他影評說和超級英雄有關聯!真的嗎?由於沒有研究
所以就單單從一部驚悚片的角度來寫一下劇情和感想了。
  劇情很喜歡 是層層推進 引人入勝的
一條男主的明線和一條女主的暗線。男主的明線又包含了他在現在時間線里的行動(大部分是潔癖
女人和九歲小孩)以及他(潔癖偽裝的外向人格)在和女醫生的對話中透露出來的過往的故事。男主最後爆發能力的設定來自一個唯心論的科學假說
也就是女醫生一直在堅持的“人格分裂不是疾病 而可能是是更完美的人類” 的理論
是一種新型的進化階梯 甚至能將不可能變成可能。最後進化出來的野獸人格
各方面都突破了人類極限能力
大概可以理解成自我催眠的極致。而男主的各種人格為了保護男主的初始人格(沉睡的Kevin)
經歷了奪權 抓住祭品
最後也實現了這個進化,但有一點是很奇怪為什麼要去車站進化呢?這是在醫生和男主的對話里說過這個“幻想出來的人格”
在設定中他會在火車里出現而已嗎?總而言之
他成功的喚醒了第二十四個人格“野獸”
實現了突破極限的進化。在最後演技爆發的鏡像中
各個人格都對野獸表現出的強大能力表達了認同和讚賞
被獵槍的子彈打中還生龍活虎 這身體能力簡直可以說是異能者了。這就是進化
變強大 不再受歧視和欺負的最佳存在。而女醫生也沒了
沒人能再通過全名的安全詞來喚醒那個善良到想要自毀的Kevin
或許他就會這樣永遠沉睡下去。
  男主Kevin的回憶也是十分慘痛的 從丹尼斯的闡述看
母親因為一個地方有一點點不乾淨就要虐打他 以這理由虐待孩子
可以說是找茬出氣了
也可能根本就是個精神疾病患者。甚至直接導致誕生了丹尼斯這個強迫症潔癖的人格
去完成母親的任務讓他免受虐待。而母親拿著打他的破衣架一邊找他
一邊憤怒的喊著他的全名——這後來成了唯一能喚醒他的安全詞。可見童年的家庭暴力對孩子的心靈能產生多大的陰影和傷害。當他聽到女主顫抖地哭喊著他的全名醒來之後
還是會想到“我傷害到你了嗎”“我做了什麼” 在得知自己殺了女醫生以後
也毫不猶豫的告訴女主拿槍殺了自己。一個善良又容易相信別人的主人格啊……而善良的人小時候卻被虐得這麼慘。
和他一直展示在鏡頭前的
孔武有力一直在下命令的丹尼斯和優雅卻嚇人的女人人格也形成了鮮明對比。(一向優雅的女人人格切三明治歪了一點點就突然發狂砸刀
這種喜怒無常不知道是不是有他母親的影子)而九歲孩子的人格看起來更狡黠天真一些
但也有孤單的一面 比如聽到女主說自己的經歷 頓時覺得感同身受
想要分享自己的寶貝了。
  說到女醫生之死 也是一個很痛心的點
雖然flag已經高高豎起了。以她對這些人格的了如指掌
甚至能看穿潔癖丹尼斯完美的偽裝的細微觀察力
她要騙過丹尼斯逃跑出去報警完全不是問題 然而她卻在贏得丹尼斯信任
得知了背後的可能性之後失去了冷靜 顫抖不已
難以置信也不敢想象——因為她想到了不願意看到發生的事。於是她不僅用手帕塞住鎖孔留下了逃跑的後路
還非要去找關押少女的地點……甚至在被男主發現后
她本來還有機會冷靜的繼續假裝支持和理解 但她向來把病人當做自己的家人
知道家人做出這樣的事 第一反應還是會無法理智克制 大義滅親
而是極力勸阻希望他懸崖勒馬。這是“作死”
但也是真實自然的情感流露了。唯一知道安全詞 能控制Kevin
也像是他們的親人的人就這樣死了。劇情經歷了前面壓抑的囚禁 黑暗的回憶
緊張的嘴炮鬥智 終於還是走向了血腥的一幕 死亡的陰影開始籠罩所有人。
  事實上雖然死了三個人
但這部片真正的血腥鏡頭其實也只有兩個女孩子被開膛破肚的短短一兩幕。但是這比起其他血漿噴得不要錢大甩賣似的恐怖片
和對比前面劇情那種或荒誕或者還帶點笑點的詭異卻也沒有什麼實質性的殘害的氣氛
反而更顯得真實可怖。被懷抱活活勒死的女醫生那一段
看著男主殺死親人一般的人 也是令人窒息的折磨。
  女主的暗線其實很明顯
女主的童年在大伯赤身裸體做俯臥撐動作并叫她過去那時候
還說“讓我們像之前一樣模仿動物”“不過來的話我告訴你爸說你不乖”——揭露得很明顯了
是在性侵幼女
性侵自己弟弟的幼小女兒!並且從“像之前一樣”看出是經常地。之後也接上了現實女主痛苦的扶著門哭喊
這個鏡頭像不像被從背後性侵的痛苦表情。
所以她舉槍對準大伯
這個也是因為很多被性侵的孩子的反應——大家都以為她們還什麼都不懂
但她們或許已經本能感受到了這是件不好的事情 然而最後她沒有開槍
或許是因為年齡小 沒勇氣 也可能是因為懂得不夠多。這段看得很難受
真希望她能一槍打死那個人渣 然而並沒有 這也像很多現實中的案例一樣
沒有反抗成功。揪心
接下來一段回憶 就更絕望了 是女主爸爸心臟病去世了 而大伯擁有了她的監護權
何等悲哀 可想而知
連爸爸都沒有了還有誰能保護女主呢?而這個禽獸還成了自己的監護人。汗毛倒豎。
接下來男主看到她身上的傷痕 結合前面令人窒息的回憶
不難猜到這些傷痕就代表了落入大伯魔爪的少女受到了多少虐待和凌辱
或許有些也是反抗留下的傷痕 像之前她一秒想到告訴同伴尿在自己身上
一是因為她觀察入微發現男主是個潔癖
二也可能是用這個方法迴避過大伯的侵犯。
再聯想到她之前告訴九歲孩子人格 說自己刻意違反紀律 讓自己被留堂
是為了一個人獨處 如果說她是想迴避同學 那麼放學直接回家就行了
但最後看了回憶才知道她是不想回家
不想和大伯在一起。女主對待同學其實也不是那麼冷漠
不僅告訴同學“尿在自己身上”能保護自己 在勸阻她們逃跑不成的時候
也依然幫助堵門 第二次面對女人人格的時候用桌子撞了她攔了一下
最後找到鑰匙也沒有自己逃跑而是去找兩個同學 她是個面冷心熱的人
只是被一直以來的虐待生活殘害成一個沒有人接近的
也不會接近其他人的人了。
男主最後看了傷痕放過了她 一是聯想到了自己也受過虐待
二是男主一直重複的“經歷過絕望/痛苦才能進化”。他之前也曾形容過那些少女是“不能進化”的“沒受過苦”的
也反復說要獻祭的是“沒受過苦的 不潔的靈魂”
。所以他看了女主的傷就說“你不一樣 你的靈魂是純潔的”
或許他把苦難折磨當做一種洗禮吧
只有受過絕望折磨的人才能進化變強。這也和之前醫生與其他醫生辯論時提到的
說人格分裂症都是經歷過了折磨的痛苦經歷相吻合。而人格分裂
在醫生和男主的觀點看來 這不是病 是人類進化的新模式
是異能者的階梯。所以說是“進化” 野獸人格的真實出現 就是一種進化。
最後女主定定的望著那個獅子雕像出神
而警察告訴她她大伯來接她了——她又要回到那個地獄中去了 但這一次
她大概不會再默默忍受大伯的折磨了。最後的獅子雕像可能暗示著她心中的野獸人格的覺醒
以及這獅子是母獅子死了 公獅子稱霸的一個姿態 聯繫到她小時候爸爸教她的
說雌性比雄性更聰明更厲害 而現實卻是雌性中箭倒地被公獅子踩在腳下
或許想起了這些 就該是她反擊的時候了。
  以上照搬了一下在問題裡面的回答~除了男主驚艷的演技 和懸念迭起的主線
女主的演技和暗線劇情也是滿滿的信息量 黑暗又壓抑
反復地震撼人心。不止是對人格分裂的思考和演繹 也感受到了背後對於家庭暴力
性侵虐待的控訴。所以看完全片以後真心感到了雙重的震撼。
感受到了強烈的致郁 感覺今晚睡不著了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