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震撼你的不是结局

你必须承认走进电影院看这部电影的最主要原因,是它在中国上映前豆瓣已经给这部动作片评了7.5分,同时IMDB的评分是7.2。这几乎说明它达到了文艺片8.0分的水平。再看看这两名年龄之和超过130岁的肌肉下垂男,一定让你相信除了拳头,这部片子还有更多其它的看点。

史泰龙、布鲁斯·威利、施瓦辛格、李连杰……他们的名字串起了上世纪80年代动作片的辉煌。如今,老男人们再次聚首,在“队长”史泰龙的带领下重战沙场。那句台词怎么说的,“兰博,你不是牺牲品。”(Rambo,You’re
not expendable.)

当然你要认清这部片子是好莱坞流水线的产品,而且导演作品连续性不强,更没有多少个人风格,想清楚这些,你就可以说服自己顺理成章地坐下欣赏这出戏了。毕竟7.5虽然是高分,但无论作为冒险,悬疑乃至动作片来讲,都有太多的片子可以超过它。但如果你曾经赞赏过“兰博”和“洛奇”,现在还为【终结者审判日】痴迷,相信你不会对片子里一箩筐的编剧漏洞以及人物形象缺失窃窃私语。

老男人电影,在俗套与怀旧之间

在这部电影里,你只需要注意啤酒肚的兰博和大屁股的T800。你要继续说服自己去纳闷如何才能逃脱,继续庆幸他们碰见了好心的医生,和连续性“偶尔”犯二的强大对手。当直升机上那个把持着五一式的兵匪乙挂掉,而下一个镜头州长正在冲过去时,你必须承认你瞬间热血沸腾。你一定感叹那么多年以来,没有一件武器能和使用它的动作演员如此般配,没有一个英雄角色超越过那个临终才有感情的冷血杀手,阿诺哥即使当了州长也改变不了在我们心中戴墨镜招呼加特林M134的形象,而这一刻,那个男人终于回来了。这是让一个为【审判日】痴狂的男人流泪的镜头,诺哥拔枪——拉栓——不瞄准就开火,一个连贯的慢镜头。摄影留了充足的时间给你窃窃私语。如果你带了女孩,你该转头告诉她,这个男人演绎过的伟大故事,哥曾经也是个血性汉子。

撰文:钟 蓓

就这样,一瞬间,你忘掉了电影的大小瑕疵,你没想到一部动作片也能带你寻梦,你觉得这一百块钱太值了。

兰博归来?洛奇归来?错!诸位看到的是史泰龙的新作《敢死队》(The
Expendable)。在史老师的一声招呼下,杰森·斯坦森、李连杰、道夫·龙格尔、布鲁斯·威利、施瓦辛格、米奇·洛克……纷纷赤膊上阵,在巴西的小岛丛林里大秀身手,以血肉真身炸出了一部动作片。

故事从一群雇佣兵在海盗船上解救人质开始,几挺机枪“啪啪啪”先把你的视力扫晕,还没回过神儿,就要执行下一个更加艰难的任务。团队受命后,身陷危境。在一张以欺骗和贪婪交织的大网中,史老师发现了象征希望与良知的美女。在纹身艺术家米奇·洛克老师的两行清泪里,史老师领悟了“救美女—获救赎—得永生”的人生真谛。在几乎用炸药毁了整个小岛后,老师留给美女250万美元的银行卡重建家园。深情的一个拥抱后,踏上飞机飘然离去……

自打史泰龙会算命的老妈算出自己儿子发迹于文字工作,史老师就开始学写剧本,一发不可收拾地写了洛奇系列、兰博系列……当然也包括这部《敢死队》。在这个极具史老师叙事风格的故事里,以他为中心的男人们在杀杀打打中完成任务,结尾处再通过女人拔高一点儿主题,一次烧杀掳掠瞬时有了拯救的形而上意义,这是动作片的俗套和史泰龙的迟暮。但在上世纪80年代,史老师的剧本可是能入围奥斯卡最佳原创剧本奖的哦!

史老师长期合作的制片人凯文·金·坦普尔顿(Kevin King
Templeton)说:“史泰龙一直强调剧本必须要有血有肉。这是他教会我的东西。如果没有灵魂,就没有好故事,更不会有好电影。对史泰龙来说,编剧可不只是编个故事。”“如果说过去史泰龙的电影作品里动作和故事的比重各占一半的话,那么在《敢死队》里,故事几乎占据了一切。”

凯文老师的话当然有水分。要不然习惯演独角戏的史老师怎么拉来一群老男人帮他分担戏份?看着史老师从浮动木板码头一路狂奔冲向飞机的那场戏,我的心都要碎了。老师的蹦蹦跳跳没有轻盈和速度,有的只是老骥伏枥的气喘吁吁。情急之下,纵身一跃,顺势抓住上升的飞机,飞机刮起每小时30~40公里的风,史老师被吹成了一条和水面平行的线。

“原本我没计划做这么高难度的事情,后来不知怎么就顺理成章地做了,实际上真的很危险。”“迎面扑来的水就像混凝土一样”。“做的时候很困难,但我们最后还是成功了。实话说,其实我挺喜欢这些,带着一点儿恐惧感,它让我忘记我已经是三个女孩儿的父亲。”史泰龙说。

67岁(也有说62岁)的史泰龙完全明白单靠码头冲刺跳飞机、炸掉一座小岛不足够撑起一部动作片。虽说他已经心有余力不足,但片子里有的是其他男人。杰森·斯坦森担当起掀起高潮的重任——37岁的杰森·斯坦森小弟站在飞机机头改出的小隔间里,用一挺机枪扫射敌人。同样是天空地面的打斗场景,《天龙特工队》(A-Team)玩的是坦克打飞机的创意,《敢死队》耍的是男人扮酷的宝,前者靠电脑特效,后者靠演员表演。

史泰龙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对杰森说,你想在动作片史上留名吗?这架飞机的古老程度已经达50年了,现在很多演员都会有胆量拍摄这样的一幕,那就是走进这架飞机进行极速俯冲轰炸,周围都是滚烫的火焰,非常的危险,而且没有降落伞。你敢吗?杰森说‘我敢’。实际上我觉得当时我有些忽悠他。”“我知道杰森对此轻描淡写,但这组镜头真的很危险。他从一架已经50年的飞机里俯冲轰炸,而且没有任何保障,真的很了不起!”

在连续的、串起整部片子时长的几次追击里,有一场影迷们翘首以盼的历史性会晤。幕后老大哥布鲁斯·威利准备把任务卖给雇佣兵,两方买家是史泰龙和施瓦辛格。镜头定格瞬间就足够让影迷们屏住呼吸,要知道这三位动作片大哥此前从未同时出现在一部片子里!为了史老师,施瓦辛格和布鲁斯·威利特地调配了自己的时间。片子里显示是白天,其实拍摄现场在半夜,身为加州州长的施瓦辛格对拍片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占用工作时间。虽说片子最后呈现出的只有三巨头短短会晤的5分钟,表演上也尽是耍耍嘴皮子的口水戏,谁能否认动作电影界的“丘吉尔”、“斯大林”、“罗斯福”站在1平方米内不是件激动人心的事?看着穿着西装渐行渐远的施瓦辛格的背影,影院里的观众们都不自觉地冒出一句:“I’m
back.”史老师为这个日渐福态的身影写了如下台词:

“他疯了吗?”

“是的,他打算将来当总统。”

除了这场著名的三巨头会晤大戏,聚集了几乎所有动作片标杆式人物的《敢死队》本身就是一场老男人聚会。制片人凯文说:“以前我以为只有阿诺德·施瓦辛格会做出这种事,没想到史泰龙居然会这么做。此前已经有很多采用这种模式拍的电影——去南美洲的一座小岛推翻那里的独裁政权。但史泰龙坚持要尽其所能挑选最佳阵容创作一部巨作。我认为他做到了。杰森·斯坦森是现在当红的动作明星,加上亚洲最知名的功夫巨星李连杰,以及大家熟知的大牌演员埃里克·罗伯茨和米基·洛克。令人激动的是连杜夫·朗格也来了,他上一次和史泰龙合作是在《洛基4》中,那是20年前,还有UFC(无限制格斗搏击赛)选手兰迪·库卓,摔角选手史蒂夫·奥斯汀——你不可能再集结到比这更强大的阵容了。只是当史泰龙要把这些人的技巧和天赋最大化地串到一起去时,相当不容易!”

厌倦了电脑特效、3D、白面小生……大块肌肉、真枪实弹、硬拳头打斗的表演是动作片的回归。“追求这种传统让我们受了很多的伤,但这向没有能力做电脑特技的人提供一种值得借鉴的方法,这就是所谓的传统。用哈瑞·诺尔斯(Harry
Knowles)的口气说,这就像一种循坏,我们让演员用自己的技术和绝活完成拍摄,避免成为现代科技的奴隶。这非常重要。”史泰龙说。

老男人们站在一起,观众纷纷掏钱买票。《敢死队》上映第一周便赶超老女人茱莉亚·罗伯茨主演的《一辈子做女孩》,登顶北美票房冠军。票房上,一群老男人以他们的胜利证明动作片最硬的底气不是性感的8块腹肌、火爆的场景甚至是巧妙的桥段,而是观众们的回忆。

“这部影片的确在国际上和美国国内都引起了很大的关注,我希望它的票房能够超过一亿美元。这样我们就能发财了。”这是另一位制片人艾威·勒纳(Avi
Lerner)的大实话。说到底,对电影工业来说,回忆或是桥段都是一桩生意。

《周末画报》第610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