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

这是一部很老的电影了,每次到胖哥那里找碟,都会被它的名字吸引,也都会每次放下。
苏东坡的诗“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用以调侃好友张先。中国近代以前,这种老牛吃嫩草的现象很普遍也都基本能接受,毕竟是历史的陈迹,时光久远,,就算是80和18配,也未觉得不妥,也因为潜意识里觉得要么是男权,要么是金钱,要么是权势,迫使年幼的小女子失身,期间还混有血泪控述的同情。
这个却不是,小萝莉的诱惑,令人总觉不安,过于早熟的性,使人心生厌恶,所以总无法喜欢这样的故事情节。
最近借了小说来看。小说看得我很焦躁,厚厚的493页,加上毫不出彩的翻译,搞得我难以继续。我跑到胖哥那里找碟,胖哥却说没有了,还奇怪这段时间怎么好多人问这张蝶。
只有下载来看。电影也看得慢,断断续续的,中间几次暂停去找东西来吃。
“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从电影最初Humbert在生命末梢时发出的爱的呼唤到“我望着她,望了又望。一生一世,全心全意,我最爱的就是她,可以肯定,就象自己必死一样肯定……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怎样都可以。但我只望她一眼,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
电影最后Humbert爱的呻吟,期间也就短短三年岁月。而梨花怎盖得过海棠的娇艳,而海棠又怎会明白梨花永世的苍白。
  
从一开始就挪不开的脚步,从一开始就知道的今生自己最向往的身躯,从一开始就注定的错。洛丽塔,一个貌似纯真的美丽少女,用稚嫩的身形,无邪的笑容帮助Humbert把24年前一直萦绕的爱与激情化身在她身上,从此Humbert进入另一个不愿醒的梦。不逮住这个小人儿,自己苦苦煎熬24年之后的人生会依旧灰暗而沉寂。这是自己复活的唯一机会。
洛丽塔用自己狡猾的本能洞悉了Humbert的一切。她利用魅惑换取自己的自由。
可怜那个痴情的老男人,每次都敌不过小女孩的任意而为,就算她所有的可爱都消失了,只剩下疯狂哭走的要挟,他也总以“SORRY”为结束,小心翼翼地,察言观色地,委曲求全地求和,不敢有一点坚持。只要能追回,让她吃着东西,她就会粲然一笑,又成了他的天使。
每次苦苦追回的镜头,都是一个狂乱奔跑的苍老身影。按说40岁的男人不该蹒跚若此,但若被苦闷和压抑拖住,被难以恣意的欲念纠缠的的身躯来说是怎样也无法轻松的。
洛丽塔用天不怕Humbert地不怕的无谓青春的眼睛,蔑视着Humbert的谨小慎微,无原则的纵容,欲掩弥张的欲望。在Humbert感到洛丽塔与非他的男人有过关系时,翻江倒海的痛苦让Humbert流着泪苦苦哀求洛“告诉我他是谁”。
洛丽塔的笑却像个下一秒钟就会变形为面目狰狞的吸血鬼般狂野与放浪,令无助的Humbert发狂。
就算Humbert道貌岸然地想要扮演洛丽塔的监护人,一个父亲,却总迅速屈服于洛丽塔在他身上游离的灵巧的手指。欲望磨练着灵魂,渴求蒙住了眼睛。
清醒地饮鸩止渴,只为无法熄灭的欲火。
大抵爱得最深的都是没有得到过,或是没有爱够就戛然而止的,或是不能放在阳光下的爱情。
男人,女人,不问年龄,总在时间里生长,岁月里流逝。没有谁会躺在静止的时刻。开始会觉得成长的速度很慢,一旦打破一个平衡,就再没有老少年幼之分,只剩情,只剩欲,用一生对抗与纠缠。
爱谁,谁就拥有让你上天入地的魔力。内心怎样挣扎,对方便依型变化,幻化成主宰你的魔鬼。除非能够握在手,否则,就是渗如骨髓的一世的心痛。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梨花意为白头新郎,海棠比喻红妆新娘。“一树梨花压海棠”隐喻为老夫少妻的禁忌之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清秋雨薇MOM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从开始就注入了一丝绝望的气息:沾满鲜血的双手、忧郁呆滞的眼神、以及被紧紧攥在指尖的黑色发夹。伴着Humbert低沉而磁性的嗓音,时光倒回到他和Lolita初次相遇的地方,于是我们就有了那个夏日的午后——喷灌器洒出的水花优雅地在草地间摇曳,湿漉而透明的米色连衣裙紧贴着少女圆润的胴体,知了在树上吱吱蝉鸣。Humbert情绪翻涌的注视着趴在草坪上看书的丽人—Lolita。
缓慢的镜头以Humbert的视角闪现了他的心理:洛丽塔,我生命之光,我欲念之火。我的罪恶,我的灵魂。
洛丽塔。舌尖向上,分三步,从上颚往下轻轻落在牙齿上。洛,丽,塔。

于是也就不难解释了,Humbert与Lolita的母亲迅速结婚的真实目的。那是一场试图以父爱之名靠近心爱之人的处心积虑。这是爱的开始,也是罪的起源。
同一所屋檐下,少女纤细的玉腿,微微露出的裙底,裸露在阳光下麦色的肌肤,如电影般一帧一帧映入Humbert的心底。如果说最开始
Humbert面对Lolita暧昧的挑逗、有意无意的触碰带有几分克制,那么这份克制在Lolita母亲的意外死亡之后便迅速消失殆尽。如同野马脱开缰绳,Humbert
与Lolita 就此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我是倾心于Lolita的。她模样俏丽,身姿妙曼,骨子里散发着摄人心魂的诱惑。她喜欢毫无顾忌地取出牙套给Humbert
做鬼脸、放声大笑,喜欢把口香糖随处乱粘;可以近乎神经质地跟着音乐手舞足蹈,也可以含情脉脉地跟Humbert搔首弄姿。就是这样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在12岁这个亦天真亦邪魅的年纪,把Humbert迷得神魂颠倒。

Humbert无疑是悲哀的。他给Lolita全部的痴情和宠溺,换来的只是她愈发的漫不经心和四处寻找逃逸的心机。Lolita
狡黠地用迷人的身躯跟Humbert
交换金钱,算计着从他身边逃离,获取自由。Humbert
察觉了,她开始折磨着、伤害着他,哪怕女孩纯真的笑容化成面目狰狞的妖魔,Humbert
也不敢有丁点反抗,一次次无底线地纵容和求和,一心只想跟Lolita
在一起,失去尊严也在所不惜。于是,每一次的争吵,总在他那迟缓苍老的背影里落幕,追逐着Lolita的悲哀的背影。

Lolita最终还是从Humbert
的世界中消失了。再次见到她已是两年后,她嫁为人妇、怀有身孕,苍白平庸。Humbert看着她,看了又看,默默道出内心独白:
我知道,就像我知道我必死无疑那样清楚,我是如此的爱她,胜过我所能想象到的地球上任何事物。
她以前是一个妖女,现在却像一片枯叶。
但是我爱她。
这个洛丽塔,苍白、臃肿、混俗,怀着别的男人的孩子。
她可以褪色、可以枯萎,我不在乎。
但我只要看她一眼,万般柔情,涌上心头。

Humbert在再次央求Lolita跟他一起生活被拒后,仓皇出逃。

Lolita选择了一个年轻的男人,她也许并不一定那么爱他,只是想逃离Humbert
。她到底爱过Humbert 吗?Lolita沉默不语,我也混沌不清。

我们清楚的只有Humbert对Lolita的一往情深。

“Light of my life,fire of my loins. My sin,my soul,Lolita。”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白白洋果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