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之地 第一章:元年 第三节:第一滴血

图片 1

       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下面围满了人。有你的爱人、朋友、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一个蒙面人手持利刃,他想要剖开你的胸膛,将你内心最隐秘、最不堪、最不想让你知道的东西呈现在大家面前。
    你很不屑。也许是过了太久了,也许是你已经习惯了,你自信的以为,那些不过是阴谋论者的臆想,你灼热的鲜血将会融化他的匕首,你的心脏发出的光芒会刺瞎他的双眼。但一刀下去,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肮脏和邪恶顺着伤口慢慢溢出。周围的人或吃惊,或难过。
    这时你才意识到,似乎曾经是藏了一些不怎么光彩的小秘密在内心深处。你开始愤怒,你不想让这些过去就这样赤裸裸的暴露在自己和这么多人面前。你想挣脱这该死的束缚,你想撕下这刽子手的面具。但你发现这一切都是徒劳,只会让绳索勒的更紧,让匕首刺的更深。周围的人或愤怒,或唾弃。
    当你发现你无法控制这一切时你开始恐惧。恐惧像病毒一样繁殖、蔓延,充斥着你周围的空气,附着着你的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每一根头发。你浑身战栗大汗淋漓肌肉僵硬发麻心跳加速血压升高胃部痉挛恶心的想吐。。。终于,你选择接受这一切,闭上眼睛,任由污物喷涌而出,等待这末日的审判。但一切似乎并没有向你预想的那样发展,相反,你觉得身体越来越轻松,呼吸越来越顺畅,你似乎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了!你睁开眼睛,迎接你的,是人们赞许的目光。你慢慢的揭下蒙面人的面具,看到的却是一张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你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突然惊醒。你坐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拭去额头上的汗水。还好,只是一个梦魇。但下一次让你惊醒的,还会是一颗橡胶子弹?还是血淋淋的现实?

图片 1

     
 等待些许时间,电话接通,这让唐林的心情好了些许,也让他略微安定下来,问了下家里的情况,张蕊告诉他现在外面都乱了,好在唐林在家中囤积了许多物资,虽说前些天清理了些过期的东西,但现在保留下来的也够家里支持好长时间,又与儿子说了两句,无非就是让其听话什么的,然后告诉妻子自己这边没什么事情,会尽量快些回家,挂断了电话。

     
 将电话重新装入口袋,思索着如何突围出这片区域,又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中,唐林一咬牙,抽出腰间的匕首,将烟头扔到地上踩灭,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两下,闭上眼睛,妈的,人家第一次出门抢白菜,老子直接砍丧尸,真他妈带劲,猛地睁开眼睛,一把将恰在门上的椅子挪开,回头看了眼笔记本屏幕,那个黑影还在那里,再次深呼口气,判断大概方位后,猛地将屋门拉开,迅速的窜出房门。

     
 其实就是蹦了出去,要不然唐林也不知道要迈哪只脚出门,干脆跳出去算了,双脚落地正好是在黑影身后,好似发现唐林的突然出现,黑影直起上半身,动作应该是扭头,但太黑唐林也没看清楚,反正大概能看到头部所在,唐林单臂用力,一匕首向黑影头部刺去。

     
 黑影好似也发现危险存在,但行动有些迟缓,唐林的一匕首正中目标,可是不是头部,过于紧张的他将匕首插在黑影的肩部,由于唐林用力过猛,身体与黑影来了个近距离接触,灰白的皮肤,毫无血色,嘴部周边全是血液,好似嘴里还咀嚼着什么。

     
 唐林呆了一下,立马松手后退,其实他完全可以将匕首抽出来的,因为紧张,唐林选择的是松开匕首后退,好在他反应的比较及时,当唐林后退出去,黑影的双臂已经贴着他的胸甲划过。

     
 立马抽出另一把挂在腰间的匕首,唐林回退了两步,与眼前的丧尸对弈着,这时要是用唐刀可能效果要好一些,但唐林担心走廊里唐刀施展不开也就没拿,此时唐林的肾上腺素狂放的分泌着,心跳快速而有力,忽然一种愤怒,是的,一种歇斯底里的愤怒涌向唐林的脑海,有人说过,恐惧到极致就是愤怒,这句话现在在唐林的身上得到体现,恐惧消失了,唯有愤怒环绕着唐林。

       
丧尸缓慢的站起来,没有立即攻击唐林,而是好想犹豫着是否将原来的猎物享用完毕再攻击眼前的猎物,唐林怒吼一声,一个近身冲撞,刚才唐林才反应过来,老子身上锁子甲皮甲什么的,摆设吗?他一米八五,一百六十斤的体重,虽说不算强壮,但冲击下丧尸也是一个趔趄,丧尸被唐林突如其来的冲撞搞得停顿一下,就在这停顿的瞬间,唐林一手拉住丧尸的脖领子,一匕首刺入丧尸的眼眶,其实也是运气,他的目标是丧尸的太阳穴,反正刺进去了,翻手一搅,再次用力将外面半截的匕首完全刺入到丧尸的脑袋里,丧尸身体抽动两下就归于平静。

     
 松开丧尸,唐林与丧尸的尸体一同跌倒在地上,唐林坐起来大口喘着粗气,眼前的丧尸歪着脑袋,面部正对着唐林,匕首插在丧尸右眼眶里,顺着匕首往下流淌着黑色混合着部分乳白色的液体,唐林胃部一顿痉挛,勇气过后就是虚脱般的乏力,身体也是在颤动,但是现在不是放松的时刻,唐林费劲力气爬起来,蹒跚的走回办公室,艰难的用椅子将房门再次顶上,然后靠在墙上,缓缓的滑落到地上,团起身子瑟瑟发抖起来。

     
 好一阵子后,唐林才恢复些,至少身体已经停止颤动,但是那种脱力感还在,他很庆幸自己没有心脏病,不然刚才那种心跳速度弄不好是要心梗了,经过刚才的惊心之旅,至少唐林对丧尸有了更深入的了解,电影或小说里提到,杀死丧尸的方法就是攻击头部,还好,他印证了这点是正确的,但是是否传染,最后逃回屋子前与丧尸同时跌倒时,唐林好像看到丧尸的左臂有好像咬痕的伤痕,大概可以肯定,丧尸也同影视小说里描述的那样,是病毒传染的,但没有那么反应迅速,至少刚才那只不是。

     
 琢磨半天,好像得到的资料与电影小说里描述的都差不多,唐林很神经的看了房间内一圈,好像没有圆球状或木马状态的东西存在后,才又呼出一口气,还好没有他妈的该死的主神,吐槽后的唐林现在很羡慕嫉妒恨那些所谓的猪脚,自己怎么没有光环加身呢,哎……人比人还得或者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