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头蛇尾

《狙击电话亭》

这部片子有两点我要说的:

很久之前猴子给推荐的一部老电影,周末看完一遍后实在提不起再次重温细节的兴致,就草草的拉进了垃圾桶内。

1:神一样的狙击手其实一直在玩,他一边玩一边考虑最后要不要杀Stu,最后Stu的悔改让他没有杀掉Stu。我曾纠结于是不是狙击手一开始就没打算杀掉Stu,最后发现不是的。

实话实说这是一部不会让你觉得很无聊的电影,但是如果是因为影片本身有足够的实力,才使得它享有7.9的高分,并且经常活跃在各大营销账号无脑转发的《十大XX的电影》列表中,我个人还是持大大的反对意见的。

2:这部电影最后的升华是人性的救赎,展现一个人在生死关头人性的悔改,即Stu最后的confession。也是我觉得比较假的部分。

(以下内容可能有记忆和理解错误,劳驾指点和更正)
影片大概讲诉了一个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PR公司的广告人Stu惊悚的一天。
Stu由于自身极好的语言表达能力和为人处世能力,使得他赢得了上司的青睐,下属的崇拜。并且他也极度享受着自己这份特殊的能力,他欺诈小跟班的薪水,瞧不起职业卑微的其他工作者,甚至他还背着他的妻子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小三。他游刃有余的维持着这种有序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个站在道德至高点的男人在他打电话给小三的时候“出现”了。他决定跟Stu玩一个真心话游戏,游戏中任何弃权和作弊的行为都会受到“被狙击枪杀死”的犯规处罚。

狙击手在全程,都可以杀掉Stu,然而他没有,他一直等着Stu最后的悔改。狙击手之前就惩奸除恶两次,然而Stu
got
lucky,狙击手最终让他悔改了。为达到这个目的,狙击手准备了很久,设置加密电话,安排送pizza的,把枪放在电话亭顶上。为的就是准备一个特定的情境,他需要Stu在巨大的死亡压力下发自内心地坦白和悔改,从全片来看,也就是需要有媒体、妻子在场,以及警察和狙击手双重死亡威胁,换句话来说,他必须要制造一次Stu杀人的假象并长时间把Stu困在电话亭中,以巨大的压力促使其人性悔改。然而最终Stu会不会悔改狙击手也不知道,所以他也做好了随时杀掉Stu的准备,就像一只玩老鼠的猫,最后吃不吃看心情。

看样子主角Stu要面临一个“公开事实,坦然忏悔后重生”还是“带着荣耀的死去”的艰难抉择。
事实上也是这样。在长达70多分钟的被困电话亭中,Stu也确实经历了很多次人生的选择,从最初的不可一世,到苦苦哀求,到最后无可奈何的自白,主角还是给我们带来了极其精彩的人物心理斗争和变化的,再加上黑人配角警察的完美演绎,这也是影片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影片下半部分,坦白一切的主角得到了爱人和世人的理解,似乎是在经历了这一切后认清了自己,完成了救赎,洗心革面,就此迈向新时代。结尾处全身而退,一直在黑暗中“引导”着主角的那位狙击手,更像是上帝派来拯救Stu的天使:事毕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相信这也是为什么影片可以获得7.9的高分和得到很多人的推荐的原因。只是,如果你稍微回味一下,就会觉得很多地方怪怪的。

我只能说,Stu的悔改让我觉得很假,为什么呢,Stu的悔改必须以下情况全部依次发生:

我觉得:
1、Stu并没有被救赎。
2、狙击手并不是天使。
3、整部电影的故事在电影的世界和真实的世界都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1:Stu不让妻子在手机上发现和小情的通话记录都用公用电话打电话,第八大道只有一个电话亭。给小情挂完电话之后,电话响了。Stu在走开和接电话中选择了接电话。

1、
当一个人生了病,需要的是一位医生;当一群人生了病,需要的也许是一场变革。
影片中的主角Stu,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并不认为他有任何问题,他热爱生活,积极工作,不会偷窃,没有暴力行为,甚至对于送披萨工人和妓女还有足够多的“大度”,他被认为所患的病恰恰是一种全社会的人都有的病:“欺骗”、“背叛”、“为了利益的不折手段”。这些通用的社会毛病是不可能因为一次妥协于暴力和生命威胁的教育就会得到彻底的改正的。因此,我大胆推测在以后的日子Stu可能会改掉“背叛”,跟妻子过上正常的生活。但是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原因和环境,其他的“病因”是根本没法被治愈的。这一场治标不治本的疗程只会使得病态朝着另外一个方向发展,最终只是换一个形式,再度复发。
2、
一个人
肆意窥探别人的隐私(窃听主角的电话和生活)
以生命威胁主角使用最脏最难听的字眼来侮辱别人,满足自己的私欲(主角说出事实的用词)
蔑视到毫不在乎的随意夺走无辜人的生命(前2位死者、披萨男、黄色衬衫男)
他还与天使或者圣人有半点关系吗?
他只是一个变态,是心里扭曲的罪犯,是看不得别人成功富裕的小人,更是为了满足自我变态欲望不惜取走别人性命的杀人犯。他极度渴望看到那些成功人士在别人面前身败名裂,借此来发泄自己对社会的不满。只不过他有一个更为光鲜的借口,他自诩是在惩治的是有罪的人,并且擅自定义那些罪都已经严重到了可以处以死刑的地步。
3、
主角并没有得到救赎。就算主角得到了救赎,这种个人醒悟的行为相对于整个病态的社会也只是杯水车薪。
结尾处大反派的“金蝉脱壳”设定更是一大败笔。故事本意是要表现狙击手神通广大的反侦察能力,可以完美的玩弄警察于股掌,不仅使得影片的结局过于好莱坞化,俗套化,而且与反派本次劫持的目的格格不入。反派的“死亡”只会对社会群众造成“凶手已经伏法,无需任何担心”的事实,群众对于主角这个个体的不幸经历,大多也会认为他只是一个倒霉蛋而已,跟自己并没有半毛钱关系,起不到任何警示和震慑作用。或者,影片的结尾就是故意如此,来说明反派只是一个单纯的为了逃脱法律制裁,无心顾忌他人生死的罪犯。

(导演这时候给我们心理暗示,其实电话响了,大家都会下意识去接的。好吧,其实真正原因是大家都会下意识觉得会是刚拨过去的人打回来的。但是接不接还是个机会问题。)

因此,我才会看完以后发现:影片着力塑造的两位人物在性格和行为上,并没有半点让人值得肯定或者学习,或者可惜,或者同情,或者无奈的地方。仿佛整部影片、整个故事本身就是一个心里变态的狙击手用来打发时间的无聊的恶作剧。看的时候十分精彩,大呼过瘾,看完以后索然无味,经不起过多回忆和推敲。

2:狙击手步步紧逼,你要obey我。Stu完全可以大吼一声bullshit直接挂掉,但是他没有,并认真地接下去和狙击手通话。

很遗憾,也很开心的是:反派全身而退,片尾略微暗示的这部电影《狙击电话亭》竟然没出续集。

3:步步紧逼让Stu对情人和妻子坦白。可是光让Stu在电话里做完confession狙击手还没玩够,他早就想好了更大的行动,并杀掉了pizza
guy,要的是Stu杀人的假象。

好这时候我们再来假设一下,如果长时间都没有人来电话亭,妓女不出现,Leon不来找茬,狙击手的一切盘算又要落空了。

在这种几率存在的情况下,狙击手又一次走运了。

4:接下来的周旋,Stu都没有离开电话亭直到媒体、警察、自己妻子以及小情的出现。这些时间里Stu有很多次都可以精神崩溃,然而他没有。

以上都发生,真是无巧不成书。然而到此这部电影都是完美的,完美的布局,紧张的情节,眼看着就要摸清情况的警察,Stu和狙击手慢慢平衡的对抗。然而………..

Stu开始了一段痛彻心扉的坦白,真的在这种情况下悔改。最后一次巧合,是警察们没有用真弹药,否则狙击手的一切良苦用心都白费了。Stu在车上把表扔掉,神一样的狙击手出现开始说教,顿时这部电影变成了主旋律电影。当年我看《复活》,男主人公用了很长时间才真正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并真正悔改,而且他罪孽颇深,导致当年和他发生关系的女仆被判刑。而这部影片中,Stu并没有太大的罪过,居然在一次通话中幡然悔悟,还有一部分原因是自己对于死亡的恐惧。另外,结局神化了狙击手,狙击手变成了正义的化身,一副惩治社会渣滓、挽救大恶之人的普世渡人形象,而实际上却也泯灭正义,打着救赎的旗号杀掉了无辜的pizza
guy和Leon,实在立意不高。

完全没必要去做这样的升华,只能说是可惜了一部好片子。

(然而,当小强的声音第一次飘起,我还是立马辨出,并深切知道用他来演这个角是上上之选,那24中典型的令人服从的语气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ORENZ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