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Know my name

图片 8

我们对他的真实名字也许已经不能知晓了。
       一开始也许他叫雷普利,是一个出生卑微的天才,被一个富商雇佣到意大利找回其儿子,后来他迷恋上了那种生活,将富商儿子杀害并取而代之,当起了“迪基”,后来怕身份暴露,有杀害了另一个无辜的人,此后,他陷入无限的痛苦和迷茫。
       神情恍惚的他来到马萨诸塞州,意外杀死了一名叫威尔的年轻人,于是他索性扮演起了威尔,他来到了麻省理工,在那找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清洁教学楼。因为此前的经历使得他焦虑不已、痛苦不堪,但他的智商依然逆天,于是引起了数学教授和心理医生的注意,在几个人的帮助下,“威尔”逐渐走了出来。
       他的热血再一次沸腾,于是“威尔”打算加入美国陆军,并习惯性的再一次把身份隐藏了起来,改名大卫·韦伯。后来他自愿加入“绊脚石”计划,又再一次改名,直到一次任务失败,被救后丧失了所有记忆,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转折。
       曾经的他,一直在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而现在,他却是想知道“我到底是谁”。从此以后,我们把他叫做伯恩。他揭露、破坏中情局的阴谋,最终开启“不死伯恩模式”跳河逃离。
       后来伯恩第二次被政府应招为美帝工作,不过这次不再是绊脚石计划,也不是黑蔷薇计划,这次是来自NASA的任务,这次,为了拯救人类文明!于是伯恩接受了任务,随后再一次隐姓埋名,化身曼恩博士,投入星辰大海,来到冰冻星球。待命多年,迎来了修叔,被修叔唤醒后,通过交谈发现两人的使命不同,无奈,只能除掉修叔。但由于多年没有训练,体能和身手都处于恢复阶段,加上多年沉睡的意识暂时性紊乱,没把修叔干掉。修叔遂反击,于是二次开启“不死伯恩模式”,制造了被炸死的假象,实则已逃离到了火星。
       在火星,他找到了已遭难的马克的尸体,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便伪装成了马克,并且三启“不死伯恩模式”,终于回归地球。
       我们已然已经难以弄清他的真实身份了,但我们却知道,他将再次以“伯恩”这个身份出现在美帝面前,向因立场摇摆不定而让他吃尽苦头的美帝发出宣告:
       正义之路被暴虐之恶人包围,以慈悲与善意为名引导弱者,通过黑暗之路的人有福了,因为他照应同伴寻回迷途羔羊,那些胆敢荼毒残害吾之人,吾将向他们大施报复,到时,他们就知道,我是谁。
       I am Jason Bourne,I am back!

腾讯娱乐专稿 文/一等兵joyce
从倍受欢迎的三部曲到令人失望的第四部,《谍影重重》这一系列动作、谍战片在进化过程中丢掉了什么?保罗•格林格拉斯执导的第二、三部与其他导演比,他的风格又强在哪里?失忆特工杰森•伯恩,苦苦寻找的真实身份背后暗藏着怎样的现实与人性?在《谍影重重5》上映之际,重新起底这套经典的系列片,在解题的同时力图让更多的细节进入大家的视野。

————————————————————————

图片 1

        昨天去把电影看了,感觉,这个电影的确和伯恩是一体的。
        首先,伯恩的硬活儿依然沿袭了前三部,这就像是第五部的技术层面——场面调度、摄影、剪辑依然让人爽到爆,动作戏份依然精彩如初,不管是逐车戏,还是调动群众完成任务的群戏,都非常非常棒,比如希腊民众暴动、最后的飙车戏等等。这些给人伯恩宝刀未老的感觉的地方,同时让人感觉这还是原来的谍影重重系列,让人真切感觉到“回归”——伯恩和谍影重重系列的双重回归;
        但是不得不说,电影剧情就和伯恩在这一部里面的犹豫和矛盾一样,充满着不利索和生硬,比如说最后同主管见面,在“爱国者”这个词面前,伯恩居然犹豫了,而且充满痛苦,这不得不说有些强行,因为应该知道伯恩是喜欢事先做好充分准备的,不应该为此而影响自己的行动。那一刻我怀疑这还是不是谍影重重,这还是不是伯恩。直到最后坎妹回到车内打开监控视频,我才放心——他还是伯恩。
        九年过去了,伯恩或许有了变化,不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干脆潇洒,不再像我们想象中那样打遍天下无敌手,不再是那个地球最强单兵,他有了犹豫有了更多的思虑,他不再像以前那样一出手只有别人挨打的份,但庆幸他还是伯恩。
        或许是因为时代变了,伯恩也跟着在变,在他寻找身份、揭露阴谋的那些年里,他是一个叛逆者,而在他多年后回归以后,我看到一个有着更多思考的伯恩,他用他最后的背影给我们抛下了一个问题——到底是意识形态、国家系统选择了它需要的人,还是这个系统因人而异?
        他仍是一个叛逆者,但这次他不只是对国家系统感到失望,或许他开始对人感到了怀疑,曾经他迷失于自我身份,这一部,他困惑于对人性的进一步思量。

《谍影重重》剧照
对于大多数影迷和观众来说,看《谍影重重》就是看马特•达蒙的表演,这位具有平民气质的特工为这套新时代下的动作、谍战片赋予了新活力。另一方面,故事风格统一,情节连贯,叙事手法和影像精彩呈现,为这套高质量的影片赢得票房与口碑的同时,也在全球积累了大量的粉丝拥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謝心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打破特工传统银幕形象的个体

在《谍影重重》的开篇,身中两枪杰森•伯恩,被渔民从地中海救起。失去记忆的他,根据体内植入的芯片来到瑞士苏黎世银行,在银行专属保险柜中,他发现自己曾拥有多国护照,大量现金与枪。他是谁,来自哪里,为什么会中弹坠海?而这些象征着身份,金钱与地位物品的出现,加深了他的疑问。与此同时,他的出现引起CIA(美国中央情报局)高层对“绊脚石”计划泄露的担忧,“绊脚石”始作俑者展开了对他的清除与追杀。

图片 2

《谍影重重》剧照
在与巴黎、柏林、莫斯科、摩洛哥、纽约等地警察和一系列CIA杀手过招时,条件反射般的超强战斗技能,若隐若现的刺杀任务,71号特工训练中心的记忆碎片,让他对自己的身份更加迷惑,在CIA组织的层层追杀中,杰森•伯恩寻找真实身份之旅开启。

与其它以谍战为题材类影片相比,影片中的杰森•伯恩没有强大的后援,没有多功能的装备,没有拉风的座驾,更没有漂亮美女相陪,大多数情况下都是孤身一人,甚至连武器也没有。他有的是对多国语言的精通,对环境、枪械、爆破、格斗、跟踪、驾驶以及各种交通工具的熟悉与熟练使用。与谍战影片出经常出现的光鲜亮丽、风流倜傥的007邦德们,伊森•亨特不同,《谍影重重》中由马特•达蒙饰演的杰森•伯恩,话语不多,衣着普通,行为低调,人物辨识度极低,这么一部“反传统”如普通人般的特工是本片最大的亮点。

图片 3

《谍影重重》剧照

相比其他谍战影片中的冷战格局,拯救地球,肩负特殊使命的大背景和个人英雄主义
。杰森•伯恩这个像你我一样平凡的“路人”,从始至终都在自我身份的认知与人性回归当中。在这个追寻真相途中,他以一己之力挑战整个间谍机构,揭露该机构背后的阴暗,这也是《谍影重重》系列与其他谍战片对立设置的差异。

双方追踪与反追踪的破与立

除了对自己真实身份的追溯,揭露CIA不可告人之隐私外,谍战类、警匪片中经常出现的追踪与反追踪的破与立的设计,在本套影片中展现的淋漓尽致又恰到好处。从第一部的布局,到第二、三部中的大放异彩,这个最吸引人的谍战戏份,将这系列影片的谍战味道烹制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图片 4

《谍影重重》剧照

在道格•里曼的执导下的第一部,对于指纹、加油站、装扮等细节的处理,以及与驻扎在巴塞罗那的“教授”杀手在农场旷野的那场戏,体现了特工专业的匿藏反追踪处理,与快速的应变能力。而在保罗•格林格拉斯的手中,柏林世界钟广场那场利用示威人群,电车做掩护,轻松摆脱CIA的追踪。以及伦敦滑铁卢火车站更为精彩的,惊心动魄的13分钟“猫鼠”大战。则从多个角度,不同群体的视觉和画面调度入手,体现伯恩超强的反追踪能力,而这些经典的段落,也为其后多部类型片提供了绝佳的示范。

图片 5

《谍影重重》剧照

除了对身份进行故意隐藏外,杰森•伯恩还通过出入境记录,电话联系对自己身份进行故意显露,与CIA高层进行联系。这些依托剧情层层绽开的追踪与反追踪对立戏,一方面加强了角色之间的高智商对决,另一方面也对影片的类型成色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节奏紧凑的对立戏,在剧情推进与画面调度下,凸显谍战题材特殊的张力。

冷峻的风格下的动作戏

一般说来动作设计、影像风格、导演整体意图,会影响一部电影的动作风格。而在《谍影重重》系列片中,动作设计对剧情的影响是最直观的,也是最为人所知的。三部曲中的所有动作场景,不是花拳绣腿的样子货色,也不是为追求美感而设计出来的画面表达,而是根据不同场景千变万化而来的实战风格。

图片 6

《谍影重重》剧照

有人说这是一套堪称“教科书”般的动作电影,对于《谍影重重》系列影片,这种定义一点也不为过。在保罗•格林格拉斯执导下,动作戏份部部精彩。在“绊脚石”计划同门特工家中的那场打斗尤为精彩,没有套路中常见的见招拆招的打斗,从始至终都是各种不循常规的毒辣打法,终极目的是致对方于死地的生死搏命。而在第三部在摩洛哥的那场房顶追逐外加室内打斗戏,是三部电影里打斗戏的最高点。

本片中的格斗糅合了美国的徒手格斗术、以色列军警格斗术、俄罗斯摔跤以及巴西的柔术,美国前特种部队退役成员作为影片的动作顾问,力图呈现原汁原味的真实感。这一系列影片最后所呈现出来的招式是务实的,姿态是凌厉的,造型是超酷的。

保罗•格林格拉斯导演的影像风格方面,对动作的加分也大有裨益。为营造出粗糙、纪录片式的影像风格,导演在大多情况下都用手持摄影机拍摄,并将色彩柔化,不惜任何代价拒绝电脑特技的介入,而其中所有特技镜头均为真实拍摄。

谍战阴谋论的策源地

在影视作品中,谍战电影一直是东西方关系的晴雨表,政治动态的风向标。而以好莱坞为代表的谍战类型影片中,处处隐藏着浓郁的西方中心主义,同时,也反射着挥之不去的意识形态色彩。《谍影重重2》中选取谍影之城柏林与俄罗斯的双重设置,将冷战思维重新延伸,作为新时期谍战电影中阴谋策源地与载体,其双重用意不言而喻。

图片 7

《谍影重重》剧照

从1957年的《西北偏北》及其后的《特工风云》,到日益白热化的《007》系列以及新世纪的《碟中谍》系列、《特工绍特》、《锅匠,裁缝,士兵,间谍》等影片可以看出,前苏联(现俄罗斯)一直是美国间谍战的对立方。山姆大叔对于战斗民族的戒备从未消结。而在影视作品之外,2013年的“斯诺登”事件,2015,俄普京签署国家安全文件,首次将美国列为国家安全威胁……无论是前苏联还是现在的俄罗斯,戏里戏外都与美国斗得难解难分。

曾在上世纪东西分治后又统一的德国,也是谍战影片中的常客,最具代表性质的有《蛇》、《柏林谍影》、《窃听风暴》、《柏林》等影片。除了冷战散发的危机感,《影重重重》想塑造的还有对个人身份的认知与恐惧。那些长相普通、混入人群中就几乎分辨不出来的特工杀手,他们穿着简单、廉价的服饰,开着普通的汽车、摩托甚至是坐着公共交通工具,这样的杀手,这样的场景,俨然就是我们普通的生活场景。

不被承认与保护的身份

与普通的冷血杀手不同,一方面杰森•伯恩拥有多重表象下的身份(多国护照),另一方面,他的真实身份却无迹可寻。而特工身上这种充满戏剧性的职业张力,是好莱坞一直以来爱不释手的灵感源泉。从开篇的水中登场,到三部曲结束时从高楼之上纵身一跃,杰森•伯恩再度回归水这个母体当中。在这个回归的闭合故事中,从身份归属的疑团,刺杀任务中人性的博弈,服务机构的重重阴谋,到最后回归大卫•韦伯的真实生活,杰森•伯恩也完成了对自己的一系列反思。

图片 8

《谍影重重》剧照

而这样的反思,对我们彼此的生活都具有参考价值。其实,故事中杰森•伯恩的“身份危机”也是现代人普遍所面临的“身份危机”的一种戏剧化象征。

在即将上映的《谍影重重5》中,强势回归的杰森•伯恩,将面临后“斯诺登”时代的明争暗斗。事隔9年后,马特•达蒙与保罗•格林格拉斯再度合作下的《谍影重重》除了奉献精彩的动作、谍战戏份之外,还能带来什么样的闪光点和思索,敬请期待。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等兵joyc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