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路狂花

假如旅行里没有目的地又充满变数,如果旅途中你爱上了一处风景,一座城市,你还会不会义无反顾的背包旅行或者在一切没有太晚前回头。
塞尔玛和路易斯在杀掉酒吧的男人后,她们就没有回头的继续“旅行”,打劫商店,威胁警察,路易斯的太阳镜和着美国南部的阳光倾泻在通往墨西哥的道路上。
而改变有时并不是一次艰难的决定,当生活没有如你希冀般的进行,你准备的这场逃离就不是回避。
当塞尔玛“绅士”的打劫商店,路易斯在公路上放肆的唱歌时,她们的生活便没有了退路,向前是给她们快乐的意义。
旅程里,塞尔玛终于明白日复一日无爱的生活是比苍白更难下咽的毒药,她可以忍受和别的男人调情,被欺骗,却无法接受生活的妥协,因为倒退的年轮远比死亡来的残忍。而路易斯,在男朋友终于和她求婚时,她平静的说道:it
is a bad time.爱情总在相处时流失于指缝,而在分开后才妙不可言。
最后,当绿色的雷鸟汽车冲向悬崖,与阳光交汇成柔和的光圈时,背后是警官拼命追逐的身影。只有他了解这两个亡命天涯的女人,并不为苟且求生或是追求名利,只为生活,只为这一生这一瞬的绽放。想起哈代笔下的苔丝,他说,灵魂的高贵并不在于你经历过什么,而关乎你的格调,你所对待的态度。
路易斯说,以后我们可以住庄园,开牧场,塞尔玛笑着附和。这样的生活太美,纤尘不染。即使太不真实我们亦不愿打破。白玫瑰固然清白素雅,然而侵染鲜血之后,却有了夺人心魄的魅力。嗜血不是她们的的本质,而是她们绽放的唯一理由。
当她们紧握双手,驱车奔向那凄美的山谷之时,时间也就此定格,只为那冶艳的玫瑰再次绽放。不期然的结局,却也留给了我们一个悲烈的回忆。塞尔玛和露易丝两个非凡的女子以最为刚烈的形式结束自己的生命,而留给我们无限的遐思。
从未发觉女子可以将“帅气”和“美丽”诠释得如此完美,然而在这完美的背后隐匿的却是血一般的控诉。一次轻松的旅行阴差阳错的演变为一场搏命的逃亡,究其原由却都是男人的错。显而易见,这是一部探讨“女权”问题的电影,塞尔玛和露易丝背负着抗争与救赎的双重任务。
塞尔玛美丽性感,而不幸的是有个极具“夫权”的丈夫。她生活平淡无奇,并且她本人也得不到丈夫的尊重。可以说她一直生活在一种压抑、豪无自由可言的环境当中,她需忍受的不仅仅是忙不完的家务,同时也要充当丈夫的撒气桶。但是她不需要世人的悲悯,因为面对强权(夫权)她会努力的抗争,她懂得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重新爬起来。而后我们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段逃亡的经历是她一生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因为她向我们流露出最为迷人的微笑。
露易丝相对来说要强悍的多,她不仅背负着一个不堪回首的过往,同时她也是向强权挥出利刃的战士。她有着男子的气概,因为她知晓女子的柔弱是一种硬伤。她要摒弃世俗的悲悯,用她的刚强抵御所有的苦难。然而坚强的外表之下,隐藏的终究是一颗柔弱的心。

1991年的老片子。

《末路狂花》很巧妙的借鉴了“公路电影”和“兄弟电影”,这两种类型的电影往昔都是以男性为绝对的主角,即使有女性角色也都只能沦为“花瓶”。而《末路狂花》的颠覆,本身就是一种对于大男子主义的抗争。当我们惊叹塞尔玛和露易丝的飒爽英姿之时,无疑是对于“巾帼不让须眉”的肯定。可以说《末路狂欢》在题材上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也因此铸就了一个不可复制的经典。
也有人将《末路狂花》归入酷儿电影,也就是同志影片。当然,塞尔玛和露易丝之间的惺惺相惜多少有些同性的情愫。然而相对于其他的同志影片,这部电影要纯净的多。在美国社会“女权”和“同性恋”问题一直都存在,他们为此做出了无数的抗争,相应题材的电影也层出不穷,俨然是电影史上不可或缺的部分,然而同样尴尬的是,两种题材的电影都很难得到主流的认可。

奔跑的汽车,不停转换的路边风景,主人公的笑笑闹闹。

《末路狂花》是一次不错的尝试,它在某些方面成功了,但也有些许的遗憾。它同相应的题材影片一样,选着用死亡来做最后的抗争,这样做固然凄美,却也削弱了抗争的力度。也许会得到一些悲悯,却难见尊重。
路还很长,也莫忘前方的荆棘。玫瑰也已凋零,却也挥不散氤氲的芳香。
如果生活给我们不断重写的机会,你要不要也随心的去一次旅行,不计较生活琐事的纷扰,勇敢的做自己,哪怕只有一次也足矣。

典型的美国公路片。

看过一些这部片子的影评,无非是说这部片子既具有商业性,又改变了公路电影的一贯组合云云。我不想对这部影片进行评价,因为很抱歉我只看过这一部公路片。我对公路片的了解实在是太有限。我不是以一部公路片来看待它,而是仅限于两个女人的故事,就像社会上那些市井小新闻,只不过这部影片的主人公稍微闹大了点。

于是他们成了末路狂花。

末路。

影片的两个主人公塞尔玛和露易丝具有鲜明的性格特点,也许她们就是世界上万千女性的代表。有人说这部片子女权,也许是,又也许不是。

“只不过是两个被逼到绝路上,选择反抗的女人。”

逼到绝路。

其实我一直不认为塞尔玛和露易丝是被逼到了绝路。生活永远没有绝路,因为你活一直走下去。即使你的肉体腐朽了,但你的魂会活在别人的记忆中,一直循环,这也是生活,没有尽头的生活。

塞尔玛和露易丝反抗那个男权社会,这不是无奈,是必然。是生活的必然。

其实影片的很多手法常常在现在的电影中出现。比如那张照片。影片刚开始,出门旅行前两人的合照,笑得甚至灿烂过加州的阳光;影片的结尾,静静躺在敞篷跑车里的照片随风飞舞在美国大峡谷的上空。

莫大的讽刺。

这些一点一点的铺垫,真是鲜明到让人讨厌的对比。

女人总是比男人感性的。那些累计了太久的脆弱与卑微偶然又必然的爆发后,没有什么能留住她们,就像能留得住生活的脚步。爱情,家庭,丈夫,平淡的连油都榨不出的日子,便成了公路上使劲刮着脸的风,和着扬起的尘土,痛过就忘了。于是当露易丝扣下扳机杀了企图强奸塞尔玛的男人,当塞尔玛被英俊的JD骗走所有钱与感情,当露易丝无奈的失声痛哭,当塞尔玛持枪抢劫了便利商店。两个女人就开始前进在逃往墨西哥的末路上。一段逃亡之旅就此展开,在她们爽朗的笑声中缓缓延伸向悬崖。

我和很多看过这部影片的人一样,喜欢全片最后的那个镜头。没有悲伤到落泪的感觉,却有一种隐隐的痛在我心底盘旋,扎根。以至我每次想起末路狂花四个字,都怀疑自己心脏是不是停了那么一下。停在导演刻意的,给那辆车的定格。

我很喜欢轮胎磨砺凹凸泥泞的路面是溅起的沙尘,因为它把塞尔玛和露易丝的坚持映衬的更有希望的味道。即使她们是在绝路上,是在消逝中。

我不想讨论塞尔玛和露易丝到底是一起走向死亡的知己还是同志。因为在我看来,无论她们之间是怎样的情感,她们都选择了勇敢的面对生命的终结。或是另一种延续她们逃亡生活的方式。我想我没那个勇气,也许大多数女人都没有。所以才羡慕她们吧,羡慕她们在压迫中一点一点膨胀的自由。

零零散散的说了那么多其实也就是把脑海中的感触乱七八糟的串起来而已。结不了尾了。(笑~)还是用影片的结尾吧,塞尔玛义无反顾的那句话

“Let’s keep goi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