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一个故事关于爱和励志……

图片 1

 这是我爱的一部电影,也是到目前为止最让我感动的一部电影,到现在才介绍给朋友们,是因为,一直不知道要怎么样去表达我的感受,曾经想了很久,现在只好摘录了一篇影评,加了一点自己的理解,变成了下面的文字,不足以表达我的感动的万一,一直觉得,这是一个男人所能爱的极限:
      这是一个关于爱与痛的故事,一个关于失去的故事。
      倘若一个人已然习惯了命运的嘲弄,习惯了他人的离弃,这样一直到死,死水也没有泛起微澜,平静也会相伴。如果命运跟他开个玩笑,让干涩的盐碱地遭逢春风化雨,开出花来,又迅疾摧毁这生机,他当如何?
     弗兰基的职业是拳击教练。拳击的要领与我们习惯的相反,要击出一记重拳,先要后退一步。这种悖反延伸到整部影片,我看到命运给弗兰基开了一个又一个残酷的玩笑,几乎他所有行为的结果都与他的愿望相反。弗兰基想保护自己的拳击手,他训练了威利八年之久,一直不让威利参加头衔赛。他害怕因准备不足而失败,而毁了威利的前程。可威利不能再等下去,他跟了一个能让他打头衔赛的经纪人,离开了弗兰基,带着弗兰基教给他的全部技艺。
     想要保护的,保护不了,就象他当年不能保护艾迪一样。弗兰基的谨慎源于他内心的悔咎。当年他作为训练助理无权中止比赛,以致艾迪失去一只眼睛。这隐痛横亘在他心上几十年,他看着艾迪的眼神都带着痛悔。
      他心上的另一道隐痛是女儿对他的拒绝。几十年了,他一直给女儿写信,可每一封信都是原封不动的退回。他已习惯了打开房门拾起地上的退信,习惯了打开衣柜把它们放进顶层的一个小匣子里,整整齐齐。
     简陋、封闭的训练馆就像他孤寂的内心一样空阔、寥落。无所安放。几十年不用的速度包就像他早已收拾起的万丈雄心。当他第一次听到麦琪的受训申请,他本能的反应就是拒绝——我不训练女孩。
     后来弗兰基对神父说,你不知道训练她是多么难。别的拳手会照我说的去做,可麦琪她,总是有自己的主意。
对于一个三十岁的、以前从未接触过专业训练的麦琪,他真的是很认真的教,怎么出拳出击,怎么躲闭防备,到平日里应该吃些什么,麦琪象个初生的婴儿一样,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耐心的去教,而且——她还那么的不听话。磨合与交融不仅是技术上的,也是心灵上的。从麦琪问他可有亲人开始,到他开车送她去探望家人。麦琪的孝心母亲并不领情,反倒担心住着这样整洁的房子就不像贫民就领不到福利金。车里,她告诉他,在这世上我只有你了,弗兰基。他沉默片刻,调侃道,是啊,在你找到新的经理人之前。
      点点滴滴的细节融汇成一件礼物——他给她的绿色真丝战袍,一个名字——绣在战袍上的高卢语Mocuishle,一个愿望——买一间小屋,二人共有的小屋,在小屋里吃着手工制作的柠檬派,感觉就像上了天堂。
      她在他的精心调教之下,爆发出惊人的潜能,征战四方,击倒面前的一个个对手,几乎都没有超过一个回合。就这样,她迎来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比赛,挑战女子次重量级世界冠军,均分出场费一百万美元,不论胜负。
      她渴望对手,渴望胜利,她披着绿色战袍在观众的欢呼声和风笛的助威声中登场,回应她的激情,是对面出口的一个巨大的阴影耸然而立,森然逼近。如死神降临,要吞没她绿色的生命。
      意外发生的时候,弗兰基呆住了。致命的意外,她脊椎断裂,全身瘫痪,不能自主呼吸。
      谁的责任?谁来承担?
      后来,弗兰基像个孩子似的责怪艾迪,是你要我训练她的。他想逃避内心的责问。麦琪在病床上反省,说自己忘了弗兰基说的“时刻不忘保护自己”,不该转身,不该把手放下来。
      实际上弗兰基最清楚意外的本因。他眼见对手手法下流,麦琪处于劣势,叫麦琪遮挡裁判的视线去攻击对手的敏感部位,因此占到上风。对手趁麦琪不备,偷袭以致酿成惨剧。不义之举就像飞去来器,打击对手的同时也会反过来伤到自己,倘若这一股力道反弹自精于此道的小人,其后果是毁灭性的。弗兰基的痛悔没有写在脸上,而是噬咬着他的内心。他选择的结果,伤害的不是一只眼睛,而是一个生命,一个他至爱的生命!
     艾迪告诉弗兰基,他对自己的建议并不后悔。有多少人庸碌一生,对自己说,我从来没有成功过。
     麦琪对弗兰基说,我尝过成功的滋味,那一刻观众喊着我的名字,你给我的名字。我是挣扎着来到这个世界的,现在又挣扎着离开。求你,我不想让他们把我拥有的从我身边一点点的拿走。
     我不知道眼见至爱随着崩裂的地表一点点的沉陷下去,自己却不能引手相救,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他最后终于告诉她一直追问的Mocuishle的意思——意思是我的至爱,我的血肉…
     这时,我看见了麦琪的眼泪。
     眼见弗兰基拔掉她的呼吸器,把肾上腺素注入她的输液管,我仿佛看到一个好不容易修复的、完整的个体生生撕扯成两半,甚至,听到肢体撕裂的声音。当他走出医院的大门,那已是割裂了另一半的残损的躯体。我不知道,他是否有足够的时间疗救自己。
     毕竟他的黑夜被另一个生命照亮过,毕竟他的寒冬被另一个生命温暖过,我不知道是否还能要求更多。

我想说这是一个关于爱和励志的故事。
  
   小时候我们都有梦想 如:医生 警察 科学家
…伴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职业梦想会渐渐成为一个虚幻的概念,然后在多种来自内在或外在原因影响下可能去做了保安快递员服务生…我没有行业岐视因为我的职业也并不好。提这些我也只是说这距离我们的梦想相去甚远。区别在于有些人在不甘堕落又不思进取中,平凡的过完了这一生。有些人则不忘初心,不到黄河心不死,即便在餐馆做侍者的时候心中依然期盼着有朝一日咸鱼翻身。一位智者说:人在不知道做什么能改变逆境的时候,就去做自己喜欢并擅长的事。这个餐馆的侍者名叫麦琪的女子以31岁高龄练起了拳击。她注定不会被埋没,因为努力的人在哪里都是会发光的金子!她每次都是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弗兰基开始并不想训练女拳手,嘴上的冷嘲热讽行为上不借梨球打算让她知难而退,可是他小看了麦琪的信念。麦琪用微薄的收入和靠捡客人的剩饭省钱买了一个梨球。不得不说麦琪的毅力以及对梦想的坚持可以感动上天。于是在艾迪的鼓励下,在自己坚持不懈努力中,他终于撼动了弗兰基不训练女人的原则。不管是导演的可以安排还是剧本的俗套,麦琪都做到了,她以绝对压倒性优势场场KO,从不给对方进入第二回合的机会。她的梦想通过刻苦训练,严格自制。终于得到实现,他赢得了众人的掌声欢呼,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物质生活,甚至还给她母亲买了大房子!抛开苦逼的结局,我很想听一个单纯的讲一个励志故事,但是导演和编剧并不单纯。
 
    男主弗兰基,一个年过花甲干瘦的老头,他因为年轻时看到艾迪倒在第109场比赛中失去一只眼睛,而自己无能为力时,他是那么的遗憾和愧疚。以至于在今后的生活和工作中都不太敢放开手脚。命运一直捉弄着弗兰基,几乎他所做的一切都与他的愿望相背离。弗兰基想保护自己的拳击手,他训练了威利很多年,一直不让威利参加冠军赛。他害怕因准备不足而重蹈艾迪的覆辙,而威利也在后来带着弗兰基教给他的全部技能毅然决然的离开弗兰基,影片没有表述,但我更倾向于相信是艾迪介绍给威利的新经理,因为之后他也同样的的将这个经理人介绍给了麦琪,只不过后者选择了拒绝。不能说艾迪是背叛弗兰基,只不过他希望这些带有梦想的种子能有更好的成长空间。也不能说弗兰基就是胆小鬼想要扼杀这些天赋与努力并存的年轻人。只不过弗兰基的阅历使然,想要保护的,保护不了,就象他当年不能保护艾迪一样。弗兰基永远忌惮着艾迪失去的那一只眼睛。这隐痛在他心头镌刻,像一道跟随自己几十年的伤疤,每一天他看着艾迪的眼神都心有余悸。他心上的另一道隐痛来自家庭,也可以说成是女儿。自己对女儿的亏欠是一生的遗憾。大部分成年人可能会为了自己的事业打拼,从而对家庭无暇顾及。导致众多孩子缺少父爱或母爱,更有甚者可能会让孩子一生疏远,弗兰基就是那个可怜人,自己给女儿写的信一次哈被退回来,无的放矢,只能每次存在一个盒子中。他得不到女儿的原谅。让现在同为人父,同样不能在女儿身边工作的我感同身受。或许将来我也会成为第二个弗兰基。回到影片,麦琪的遭遇,弗兰基的遭遇,艾迪的遭遇,三个被上帝抛弃的人走在一起,终究会跟上帝博弈到底,弗兰基可能在麦琪那里感受到了爱,是亲情或是爱情那种模糊的难以界定的爱。艾迪在麦琪身上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那个不肯服老敢于同命运打拳击的热血梦想。而麦琪自己也同样是一个不服输的女汉子。在命运的面前,她顽强的像个打不死摔不破的石头。最后即便被妓女拳手阴成植物人,她也不肯像命运低头,咬着牙不肯给无情的母亲签协议,还能更惨些吗?因长期瘫痪,左腿长了褥疮,截掉它望着空洞干瘪的被子也不流一滴泪。生命在一点一滴中耗尽,可以躺倒容颜老去,可那又怎样呢!麦琪想要的它已经得到过,小人物也赢得了尖叫和掌声,财富更是不足挂齿。咸鱼不但翻了身,以一个华丽优美的姿势,即便上帝耗尽了我的身体,我还有战斗和不屈的意念,我还有好故事可以开头结尾。
   
   这是一个关于爱和励志的故事!问题在于,你听完故事后如何续写自己的故事
    .……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黑羽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